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之人渣老狗的报应和小颖的结局】


  话说王爱国成功在王爱国身边抢走了儿媳安颖后,便班也没上,每天在家跟
小颖行云布雨、享受性爱。但老天有眼、没几天被来想来劝说的小颖别离婚的小
颖父母和张阿姨撞见,结果当场闹得小颖父母要跟小颖断绝关系,而且惊动了很
多人,两人行为和照片被放上互联网,落得身败名裂。自此二人没法工作,连王
爱国跟小颖的胎也因压力太大没了,两人一下陷入困境。面对生活压力的两人,
只好搬到一个要一天车程才能到达城市的偏远小镇,节衣缩食靠积蓄过日子。
  不过上天对他们的报复仍未完,没几个月王爱国便被朋友欺骗说合伙做生意,
结果不单连最后的积蓄被骗光,还欠了一大笔高利贷,被债主王刚塞在他们租的
小房子中。
  「王爱国,你欠老子的八十万元那时要还,给你拖了好几天,今天不还老子
就先少了你一手一脚。」
  王刚一破门首先就大骂,他随身的两名小弟,山猫和皮条也开始到处捣毁屋
内东西,王爱国看着三人凶样怕极了,他曾经听他朋友说过,王刚这人不但凶残
无比,而且做人更是好色,他突然想到,楼上美艳的小颖被他看到,那不知道会
有何后果,想到这,巴不得小颖千万别出来。
  这时小颖听到有吵杂的声音,在房中问:「爱国,有朋友在吗?」
  房中传来一阵清甜美妙的女人嗓音,过不久高跟鞋传来踏声,有一名穿着旗
袍式连身裙的女人从房中出来。
  那女人穿着乳白高跟鞋,细细她那高袍裙内穿了肉底裤袜,微曲走路,衬托
出一双美丽的大腿春色,今天本是王爱国生日,小颖刚好刻意打扮了一下,谁知
就让那王刚恶霸给看了见。
  王刚看大了,口水也吞了吞,他眼睛注视那女人胸前的乳房完美硕大,光想
像用手来搓揉已经快受不了,而且那双美腿均匀酌称,细长的腿跟包着裤袜,她
腰枝签细臀部圆翘,一双美腿修长签细。
  这时王刚看的有些目邓,终於见到这曾经日思夜想的女人,手搓了搓,双眼
喜吱吱的看着女人的拳身上下,这小颖被看的有些尴尬,把美腿微曲紧靠,脸上
有些晕红。
  小颖转口说着:「你们是谁?找爱国有事吗?」
  小颖刚刚在房中打扮了些,正想一会怎跟王爱国庆祝,却不知道家里发生了
什么事情,当一房时时却看到这般景象,小颖只知道这些人来意不太友善,尤其
是眼前一名黑皮肤满脸横肉的男子,有点眼熟,但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要吃了
自己一般。
  王刚打量着小颖全身上下,那胸部挺大丰满,就像在跟他招手似的,而且女
子双腿紧缩诱人,不时传来阵阵芬芳香味,说有多美就有多美。
  这时王爱国看着王刚一副色脸孔样貌,双手被绑瑟缩在墙角的他荒极了大声
喊着:「小颖……那些人是收债的,你快点逃。」
  王爱国刚喊出声,山猫和皮条两人出拳往王爱国肚子打了去,王爱国肚子被
两人打的疼痛蹲下了身,那两人还不肯罢手,更给了他好几个拳。
  小颖看王爱国被打,马上失了方寸,向前阻止喊声说:「请你们别打了,我
丈夫欠你们什么,你要如此对待我们。」
  小颖喊说着时,王刚本来色淫淫的眼光不时停留在小颖那矫好的修长双腿,
那大腿被肤色裤袜包的紧实光滑,白色的高跟鞋包着仔娩小脚,传来的踢踏声更
伴着诱惑,任何人看了这景色后,任谁都会失去理智,而想上前来享受这温香满
怀。不过听到小颖称王爱国为丈夫时却马上发怒,上前就是一个耳光,把小颖地
倒在沙发上。
  「你们干什么?有什么沖着我来!不要伤害小颖!」
  「你这人渣给我闭嘴!给我狠狠地打!」
  「不要!」小颖想起来阻止,但却被王刚又打了几个巴掌,小嘴也破了,就
是起不了来。
  两分钟的老拳很快过去,王刚示意两名手下捉牢正在王爱国,自己看着小颖
胸前那丰满乳房,被白色长裙给隐了住,他老二早已经涨大起来,色咪咪看着小
颖说:「听好了,王爱国向我借了五十万,现在钱滚钱加上利息一共欠了八十万
元,今天不还便是一百万,你看如何。」
  小颖一听差点傻住,两人本来剩下的钱便不多,而且大部份已经给王爱国败
光了,连生活都有问题,她现在正打算明天好不好厚着面皮向父母救助,一百万
对她们而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小颖想了想,知道没办法,但也得先救下王爱国:「我是可以先还一点钱,
我还有两万元先还你,其他的钱等我一星期内会跟你算清。」
  小颖回头要往房内拿钱,但她还没起来又被王刚拍了回沙发上。此时小颖侧
身坐在单位沙发上,高叉的开位正面对着王刚。王刚看小颖的长裙裙内,高叉大
腿扭的让王刚受不了,加上三角粉底裤和肤色裤袜的衬托下,他裤挡下的老二早
已经全涨了起来。
  王刚突然一把从后面抱住小颖腰枝,他用手掀开小颖的长裙裙子,嘴巴就靠
紧小颖大腿,开始在沙发上舔了起来,小颖被抱住,王刚一把提起小颖的大腿跟
开始用舌头舔着,舔着小颖大腿处,在顺滑向小腿,膝盖,双手不停摸,嘴巴上
下动着。
  舔的好久,小颖心里舒服了起来,但是却不敢想着。其实本来她便是性成瘾,
根本任何一个男人都上她都可以挑起她的反应,只是过去王锦程的身体有问题才
沦落到被送入王爱国这人渣口中。王刚舔到了白色高跟鞋,舔着有些鹹味,便把
高跟鞋脱了下来,然后又用嘴吸含住小颖的细脚指,地上的王爱国被山猫和皮条
压着双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小颖大腿在沙发上那给那王刚吸了又舔。
  王刚拿起小颖的脚指,一只只寒住口中,嘴巴含住滑溜的裤袜脚指,一只一
只用手搓揉,用大舌头舔溜,小颖脚指被舔晕,香气太迷人,王刚又顺手拿起小
颖大腿舔着,小颖有点惊吓,但是太舒服了,想挪回大腿,但不一会又被王刚提
了回去,舔到最后整双大腿满是湿透,那王刚还不肯甘休。
  王刚把小颖长裙裙掀起,小颖双手扶住沙发,浑圆的屁股被王刚用手揉捏了
一把,小颖瞇着眼惊乎一声:「啊……」
  然后王刚开始从后舔着小颖后臀,在舔溜小颖整个臀沟,腿跟,腿背,脚裸。
  小颖舒服极了,虽然一些理性让她想挣扎,试图部站起来,但王刚紧紧从后
将她抱住,令她争脱不得,王刚一脸恶毒淫笑,然后边用嘴舔臀沟,在继续舔着
臀部,越舔小颖越来越害羞,也越舒服,她闭上眼整张脸红了起来。
  王刚从后抬起了小颖的右腿放在肩上,嘴巴就凑上小颖的蜜穴用舌头来回吸
舔着,王刚嫌裤袜和内裤碍着事,便把那裤袜弄个洞,再把白底内裤给撕破,然
后继续用舌头舔着小颖浮出的蜜穴豆和大腿,小颖被舔着舒服极了,轻叫一声,
「啊……」那双腿早已湿透,脚指已经舒服到稍微弯曲,她意识已经快要迷失,
甚至快忘了底下王爱国正在看着她,小颖努力稍微回覆神智,但是王刚两手早已
经伸到小颖的乳房揉了又捏,虽然隔着长裙,但是小颖乳房的红豆子已经被王刚
揉的又硬又大,王刚用肩膀继续托着小颖右腿,乳房更是用力的揉,不一会,小
颖飘飘欲仙,已经满身湿答,王爱国看到小颖这模样,喊出声又被山猫和皮条打,
就只能流着眼泪忏悔。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这时王刚将小颖转身压下,开始解开小颖的长裙钮扣,
王刚强扯破那粉底乳罩,嘴巴靠紧乳豆子用舌头舔溜着小颖的乳房,王刚两手又
捏又揉还边用嘴含,揉了好久,舌头活动在小颖乳晕转圈圈,乳豆子随着王刚舌
头转圈,一边又含又吸,又吸又含的,含的小颖乳香四溢,表情充满舒服,王刚
对乳头轻咬又舔又含。
  小颖舒服起来说:「啊……别舔……咬……啊……色……狼……不要……喔
……嗯……别……色……狼……喔……」
  听到美人淫叫,王刚起来将身上衣服裤子脱了各精光,在沙发上的小颖神情
迷惘,看着王刚的老二很惊慌,它没王爱国的粗大,就是跟她丈夫王锦程差不多,
但她知道这阳具代表接下来将发生的事。王刚将小颖两腿抬到肩,眼看就快要将
老二猛力顶入。
  在一瞬间王刚老二在小颖蜜穴口磨啊磨的,小颖痒处难耐,在一瞬间,老二
就「噗滋」声,王刚快速抽着老二,王刚左右摸着小颖大腿,小颖被抽了几十次,
淫水早流了出来,一旁的王爱国看到小颖模样,都知道是自己的错。
  王刚抽的有点舒服,想到太快流出就没戏唱了,就抱起小颖去客厅桌子上,
然后让她双手扶桌面,自己就用手指抠穴,小颖看到王爱国就在眼前,她蜜穴舒
服但是保留尊严跟王刚说:「你……这……色……色……狼……你……啊……别
……手……指……啊……啊……啊……呦……别啊……求……你……啊……啊…
…」
  小颖说的越多话,王刚蜜穴抠的更深,小颖抵不住蜜穴的舒服,最后还是享
受王刚的玩弄。
  王刚忍受不了,一下扶住小颖腰枝,老二从后面进入小颖蜜穴抽动,只听到
:啪!啪!啪!啪!抽动声音,王爱国顾不得疼痛说:你这臭恶霸……有胆就杀
了我,别弄小颖,快放开她」
  啪!啪!啪!啪!啪!啪!王刚脸上淫笑,双手从后扶着腰枝,老二又抽得
更用力了,小颖双眼瞇着,腰枝被抱紧,蜜穴被挺直更深入了王刚将老二抽了出
来对王爱国说:老子爱如何玩女人就如何玩,说着把小颖抱到桌上,要小颖坐好,
然后嘴巴靠紧小颖乳房,开始舔溜着小颖乳晕,他又含又舔,小颖乳房丰满涨大,
滑不溜丢,王刚两手也随意揉捏。
  「别……啊……舔……啊……不……钱……会给……你……不……要舔……
啊……澳……喔……啊……啊……色……狼……」
  王刚对王爱国笑说:「嘿……这么好的女人,可不想这么早结束啊,钱要给
不给都没关系了嘿,老子的钱很多,要多少都有,最缺的还是像你这种好女人,
很久没跟这老男人作了吧,蜜穴又紧又深,身材惹火又性感,弄得老子我抽了几
十次就受不了嘿……」
  「你这恶霸,快放了小颖啊。」
  王爱国生气怒吼王刚冷笑,又将小颖抱起来,老二也挺入小颖蜜穴,小颖瞇
着双眼呼叫声,「啊……」双手抱住王刚后脑。
  王刚挺直抽动几下后,在王爱国面前说:「嘿……看……这美穴抽的多快活,
我的老二被她穴吸的快活死了,我现在终於知道你为什么不择手段也要抢这儿媳
了。」
  「你这臭恶霸……你会有报应的,可恶……放了我……」
  「报应?对你这种人渣,现在我们就是来给你报应的」这次到山猫忍不住、
又是一阵最暴打,把王爱国所有说话打回肚子里。
  小颖看到王爱国被打,本想再次反抗,但身体的快感却令她没法动有做爱以
外的其他动作。王刚腰边抽动,嘴巴吸含住小颖嘴唇亲着,小颖紧咬嘴唇,但是
王刚大力抽动,小颖不注意的空档,被王刚舌头侵入嘴里,王刚玩过女人众多,
熟络的把舌头缠绕小颖口里,舌头探花取物,吸探缠蛇一样,把小颖舌头紧紧缠
住,小颖被王爱国瞧见这种样子,蜜穴更被抽动,心里罪恶,但是蜜穴舒服的无
法想着,她下一秒钟随时会被射入精液,是那恶霸的浓浓精液。
  「怎了?你老人渣不敢看了啊?你偷媳妇时有没有想过你儿子是什么感受?」
  「你们是那逆子找来的?」
  「呵呵!你猜!」
  说完王刚眼色看了山猫和皮条,要手下把王爱国的头给转回来王刚将小颖抱
向墙壁,然后将小颖放下转过身,让小颖扶着墙壁,弯腰挺起自己的小穴。小颖
听到王刚可能是锦程找来报复她的,出於愧疚,便也顺着王刚意思羞人的配合着。
王刚的老二从后「噗吃」声进了蜜穴,双手抱紧腰枝,就开始啪!啪!啪!啪啪!
更快速的抽着,力气更大,老二更挺挺的进去,抽了几十下。
  「啊……好深……别……别……啊……呦……好……澳……啊……好……深
……进入……色……狼……狼……啊……啊……」
  王刚又将小颖移到客厅的三座位沙发,躺着沙发上,又将小颖抱起,将老二
放入蜜穴,双手揉着小颖乳房转圈圈,小颖腰枝舒服动着,王刚不太费力,双手
又揉又转,小颖舒服极了,淫叫:「色……狼……喔……啊……好……深……好
……舒服……要……飞了……啊……澳……啊……在……深……点……啊……」
  王刚将小颖抱去大门口,老二从后面挺直进去小颖蜜穴,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过不久王刚又压着小颖,直接将老二抽紧蜜穴,然后扶着
腰枝一抽一摆动着小颖舒服的叫出声音。
  「……好……深……好舒……服……再……进……深。点……啊……再……
啊……深……快……飞……了……啊……」
  「嘿……听到没有啊人渣,小颖这快活模样这么迷人,看来你没了老鬼后便
满足不了她,看来我不操各三天三夜是无法解决了嘿。」王刚满脸得意淫笑说。
  「我……啊……啊……」
  王爱国头被王刚手下压着,强迫看着小颖与王刚活春宫画面。其实王爱国本
就年纪不小,过去可以将小颖征服是因为一直在背里用药,而且还是强效的禁药。
但现在没了锦程的经济来源,王爱国自己又已经没有收入,他早已还不起药了,
只靠普通药品也只能勉强行房,完全满足不了小颖,比受伤前的王锦程仍有不如。
  此时王刚将小颖双腿盘着自己虎腰,老二挺直抽了几十下还没射精,王刚抽
了几十下,老二越来越舒服,他感觉小颖蜜穴还是很紧缩,如果在多抽几下免不
了会射出王刚拔出了老二满脸淫笑对王爱国说:「老人渣你看到小颖的蜜穴豆子
吧,软软蜜豆,老子舔功可是一流,表演给你看多学着点。」
  王刚说完,用手抬高小颖双腿,嘴巴靠紧蜜穴口,舌头就在小颖蜜豆子上舔
溜着,蜜豆被舌头舔的滑溜,舔的小颖舒服将美腿趋紧,也淫叫说:「啊……啊
……不……要……啊……舔……色……狼……啊……好……啊……舔……麻……
了……啊……你这恶霸……你快放了小颖啊……有胆放了我……」
  王爱国听到小颖叫声,大声怒吼说着,王刚笑着说:「要放了你,你也改变
不了什么,倒不如好好看老子享受你儿媳,不!你老婆吧!」
  王刚看了手下说:「你们两人把这老人渣给我带入来。」
  王刚下令要山猫和皮条压着王爱国到主卧,王刚则抱着小颖进来,将小颖抱
到了床上,然后要手下一压着王爱国在地下看王刚对王爱国说:「看着,小颖的
乳豆子怎么摸才会让她舒服,」
  王刚说着双手开始托起小颖的乳房揉着,两手虎口托紧乳房转绕,乳房随着
王刚双手转着,丰满坚挺,王刚舌头舔了乳豆子几下,马上让乳豆子硬了起来,
王刚双手托住,舌头开始吸舔乳豆子,他边转乳房边舔着,小颖乳房舒服,眼睛
瞇了起来说:「啊……嗯……啊……澳……不……要……请……啊……」
  王刚规律揉着乳房,听到小颖美声淫叫,老二又硬了起来,他将小颖转身对
准王爱国面前,双手从后揉捏小颖臀部滑溜了几下,老二也磨增着蜜穴口,小颖
看到王爱国就在眼前,急着说:「求……求你……不要……不要……爱国……再
看……着……」
  王刚揉了小颖臀沟淫笑说:「嘿嘿……就是要给他看看,让他体验下程哥的
忿怒。何况有这么紧的穴口,不学可浪费了,嘿……」
  王刚说着,就将老二从后面放入蜜穴开始抽动,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喔……小子你妈的穴还真是紧啊……把老子爽死了……」
  王刚边抽边叫着,王爱国嘴唇咬到破皮流血,眼睛恶狠狠看着王刚。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嗯!啊!啊!啊!
嗯!澳!啊!呦!啊!啊!不……啊!
  小颖穴口被王刚猛抽子宫渐渐茎峦舒服,蜜穴有如猛虎出入感觉非常快活,
王刚老二抽着,下体一凉,老二浓浓精液全射入了小颖体内,这些精液射入了子
宫也从蜜穴里流了出来,小颖身体麻苏,还在感觉那些舒服,王刚则是继续舔着
小颖身体和大腿各处,漫长的淩辱使得小颖羞愧难受,但身体也饥渴多月,因此
同时也得到了从未有的快感。
  小颖一次次被王刚用不同方式抽着,「六九式」、「老汉推车」、「倒抽式」、
「上下式」、「正常位」……一个个方式让小颖载浮载沉,体内子宫有如翻腾之
势,弄得快活不已,王刚抽了近六百下,老二依然没射精迹象,小颖的身体随着
一次次高潮,享受着很久未有的快感来到。
  玩了近一个小时,王刚终於阳精射了,全部深入小颖子宫。这时王刚总算露
出了高兴的表情。
  这时两名手下看的松了,王爱国猛的挣脱,踢起旁边一张椅子,往较瘦小的
山猫身上紮去,山猫马上哀嚎一声躺在地上,皮条傻了,但反应过来,马上用两
只手挡住王爱国接下来的撞击,随即一拳打过去,王爱国本来就满身伤,又被绑
住,受了这一拳,显得又更是狼狈,皮条怒气多打了几拳,随即一脚踩住王爱国。
  王刚没有穿衣服,走了过来就是看了一眼已经因活春宫而勃起的大肉棒,怒
不可竭的用尽全力一腿踢在王爱国的子孙根上。
  「啊!啊!啊!!!!!」
  王刚踢了一下觉仍不解恨,於日是又用力踢了几下,看到王爱国满裤子都是
血,才向他吐了口口水,怒气的说:「死人渣,我们道上的都识得朋友妻不可欺
和虎毒不吃儿,你不单对自己儿媳落药偷人,还毒杀自己儿子。天不收你我来收!」
  「哈哈!你这恶棍!那逆子呢?自己不来报仇给找个小混混吗?哈哈!也是,
那逆子就是没种的男人,肯定不是我亲生的!哈哈……啊!」
  「你这人渣!分明是明知顾问,人都早给你毒死了几个月,还没够!好!你
要见他吗?我打死你!让他在下面亲手处置你!」王刚声未发已腿已往王爱国身
上招呼,而两名随从也跟着对王爱国一轮暴打。
  「什么?!你说什么!?锦程死了?!」听到锦程死了,小颖吓得惊惶失措,
虽然她背叛了丈夫但心底的感情还在。而且因为王爱国没了药的,根本满足不了
她,在没性的扞扰下,人冷静了便会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所以心底暗暗希望有
天王爱国不在了可以跟锦程破镜。但现在告诉她锦程死了,自己吓得六神无主。
  本在床上软弱无力的她,发了疯地弹了起来,向王刚爪去,但又被重重一把
打回了床上。血和泪在她面上散播开,悔恨在她心头如海啸涌现。她用一股乞求
的眼神望着王刚,她直觉知道王刚没未要说说谎,但她仍希望对方告诉自己这是
假话。
  「起来吧!」看着小颖的模样,王刚也心中不忍,让她坐在床上。让山猫从
行李中送来台平板电脑给小颖。
  「没错!程哥数月前已被这人渣下的慢性毒药毒死了,现在你们的孩子由你
父母抚养。这人渣早就窥视你的美色,程哥身体出现问道正正是他下的毒,而你
的性欲越来越旺盛,也是他偷偷给你下催情药的。他买药的人叫老鬼,这老鬼有
个不为人知的习惯,就是每次卖药都会引导买家说出原因,然后偷偷录下将来防
身。而程哥毒发身亡后被一个法医发现端倪,而刚好我知道这药全国只老鬼有,
便找了老鬼和起了这批影片。现在老鬼和影像已经被我送给警察、老鬼也供应了,
罪证确凿,你两人现在已经被通缉了,只是未找到这里而已,只要他一现身给警
察找到,面临的只有死刑而已。」
  小颖没有发声,只是默默地看着一段段片段,看着王爱国如何计划用药伤害
锦程,令他没法行房,然后用慢性催情药引诱自己,还有王爱国跟人吹虚自己在
壮阳药下怎玩弄自己的身体。还有最后一段是王爱国准备毒杀锦程,其代价竟是
送小颖给老鬼玩一次。一幕幕证据确凿,容不得王爱国抵赖。
  「你还有什么话说?」小颖平静地问王爱国,哀莫大放心死,小颖现在大概
就是这个情况。
  「小颖……我是因为爱你才这样做,最可恶都是那逆子,他就是该死!好果
他早退出我也不会杀他!都是他的错!我们才是天生一对!小颖!你是爱我的,
我才是你的最爱啊!」
  「可以帮忙送他给警察吗?」小颖没再理会王爱国,转过头向王刚说道。
  「不可以,起码不是现在,我才不会让他死得这么容易。」
  「……那你打算怎处置我?可以让我见见锦程和我孩子父母吗?」小颖问道。
  「……我会要你做我女人。其实程哥跟我大姐头有些关系,他算帮过大姐头
几次,虽不是大事,但大姐头也很感谢他,所以这段在他毒发时也是由我照顾。
他临终前想我照顾你,我答应了。我和他虽不算很熟,不过偶然会一起吃个饭。
几年前我也见过你,还叫过你嫂子,我当时便喜欢你。只是我感觉到他对你用情
很深,也很羨慕他可以娶到美丽的你,有个幸福的家,便把这份爱慕藏在心底。
现在程哥被这人渣杀害了,你已无依无靠,我想……程哥也希望有人会爱你照顾
你……而且这段日子我跟你父母和孩子都相处得不错,相信我可以令他们原谅你
……」
  「哈哈哈哈!!!原来又是个窥视小颖美色的人!小颖不要相信他!啊啊!」
王爱国的大喊又换来一阵暴打。
  「我只是个满身罪孽的髒女人……害死了自己丈夫……伤害了身边所有人,
根本不应生存在世上……请你成全我吧,让我死前见见他们,之后我便会亲自找
锦程赎罪……」
  「不!!你父母和孩子未原谅你前绝不可以死,你对他们的伤害已经够大,
不能再这么自私,而且程哥让我照顾你是他相信你有一天会回来。他相信你,你
要赎罪便得活下去。」
  「真的?!」小颖面上终於再在表情,双眼带着泪光,满面期盼着
  「真的,他卧床时曾对我说,你是个好女人,他相信你一定回到过去,那怕
他已不在。」
  「锦程!!我对不起你呀!!!!」这次小颖很激动,哭闹得很厉害,即使
王刚已用力把她抱住仍闹了半小时才停下。
  「你要我做你女人?」冷静下来的小颖,问王刚道。
  「是的。」
  「不介意我髒吗?」
  「不介意,对我来说没有那个女人比得上你!」
  「那你吧!上我!我是你的女人了!」说着小颖重新卧倒在床上,张开双腿,
仍接王刚的重临。
  王刚哈哈一笑。向随从使了使个眼色,皮条随即抱起在叫不停嚣着的王爱国
走了。一时间房中只余下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交媾声。
  「喔……干我!我是贱货!我是淫妇!干我!干我小穴!干我屁眼!干我的
嘴!不要停!干死我!!啊!!!!」
  这天两人直做到深夜,在手下带来的各式性玩具的帮助下,王刚把小颖干出
了廿多次高潮,将她的身体完全征服於跨下。除了吃饭外两人就是在房中玩着各
式性游戏。
      ***    ***    ***    ***
  两天后的下午,一轮七人轿车在高速公路上行走着。这是王刚跟小颖的座驾。
阳光从后座窗帘穿入车内,射在下半身赤裸的王刚身上。
  「你没事吗?你父母应没这么快消气,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王刚坐在
最后的座位上,一面温柔地说,一面轻抚着身下为自己口交中的小颖的秀发……
  「没关系,你能令他们给我见见孩子已经是很幸运。只要能继续见到他们,
我总会有赎罪的一天」小颖吐出了王刚的肉棒,一边用手夺弄一边说。
  「你高兴就好,以后我一有空便跟你过来。」
  「谢谢你!」说着小颖的手没离开王刚的肉棒,但小嘴却向王刚送上香吻。
王刚也没嫌疑小颖刚吃过自己的阳具,跟小颖交换起口水。吻了一分多,两人才
分开。
  「好了!老婆!即然感谢老公那总得有表示!」说着王刚指了一下自己硬硬
的阳具。
  「你这坏人!」小颖一面娇羞地坐到王刚身上,将早已半祼的下身对着王刚
的肉棒套了上去。
  「啊!」两人同时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干我!」小颖热情地抱住王刚的头美丽的身体在上下起伏。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的交媾声「干我!坏人你干得我好爽,以后我就是
你的女人,是你的贱货!每天给你干!给你生孩子!不要停!干死我!啊!!」
  车内,一片春色……
      ***    ***    ***    ***
  三年后的某个下午,还是王刚跟小颖的七人座驾,不过已经由国货变成进口
货,这几年王刚因为兄弟报仇而令他在道上的名声很好,混得风生水起。现在已
开始洗白改做正当生意。而且在两年半前娶了怀了他的种的小颖做妻子,这幸好
当年王爱国一直想逃避老鬼所以没时间办证,否则倒要费一番功夫。现在,每日
农耕云的两人已经有两个小孩了,第三胎也有了,而小颖的父母也在王刚的帮助
下渐渐原谅小颖,虽仍冷冷淡淡,但在二人结婚时和生小孩时送来的金介子和金
鈪已说明一切,这使小颖对王刚更加感激,终於肯称王刚为老公,也更努力用自
己的身体去讨好王刚。所以这几年来两人生活恩爱,倒是羨煞旁人。
  「老婆,你带着这个不辛苦吗?」王刚仍是坐在最后的座位上,一面享受小
颖的服务,一面说道。
  「不,我曾经就是个淫妇,没好好管住自己的小穴才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现在有了你这个愿意接受我过去的老公,老婆我自然要为老公你保守我的忠诚。」
小颖一边夺弄肉棒一边轻舔着说。此时的她身上外套一件淡啡色大衣,内穿一件
极暴露的皮革,身上不少地方有名显红印,下身带着一条贞操带。完成就是一个
M女的装扮。但她的脸上却容光焕发,总带着一种满足的幸福。这几年小颖对自
己的过去仍很介怀,所以便有了这个嗜好,希望王刚惩罚自己,给自己赎罪。
  「是吗?那老婆你今天准备好给老公干没有?」这着王刚脱下了满是小颖淫
水的贞操带。
  「当然!老婆无时无刻都准备给老公干。」说着小颖便起了身、扶着窗、挺
起了屁股,将小穴和屁眼暴露在王刚眼前,吸引着自己丈夫的临倖。但小嘴却向
王刚送上香吻。
  「不!老婆!我先给你看个人!」王刚稍稍拉开了窗帘,指了一下外面。沿
他手指看去,只见一个乞丐在天桥下向人乞讨,他四肢被斩断,脸容被强酸毁去,
口齿不清,似乎舌头也没了。
  「老公你真呕心,让我看这呕心的人!弄得老婆什么说性欲都没了!」小颖
认出了这个人,复仇的快感令她很兴奋,她对他已没有丝毫不忍。小颖虽然一面
对王刚说呕心,但脸上却露出一副快意的笑容。
  「是的?我还打算今晚绑他到我们床下,让他一边看着,我们一边开干
呢。」王刚一边说,一边玩弄小颖越来越湿的小穴。
  「老公你真是越来越坏了!不过老婆我喜欢!来!老公!老婆已经湿了!快
来干你的淫妇老婆吧!要干死我!」小颖又再举起自己的屁股去引诱王刚,并申
出了一只手玩弄自己的小穴。
  「哈哈!老婆我来了!」
  「啊!」随着王刚的大力插入,两人又同时发出舒服的呻吟。车内,又再春
色一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偷拍门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